雨秧。雨未央

素顏素顏~雖然大概不算美但皮膚不會太差吧哈哈

还走吗?走。

葱开开_考研中:

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医闹。


过程就不再赘述,有兴趣的戳我前几篇日志就好。


师兄一开始还能和我嘻笑打闹,到后来我撞见他一个人偷偷抹眼泪,到现在最终还是绷不住了,哭了出来。


三十好几的男人耶,我第一次遇到。


当然他并不是哇哇大哭,只是很安静地盯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然后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偶尔吸吸鼻子。


我们几个实习同学没办法,没有安慰长辈的经验。最佳人选是嫂子,但是嫂子也在上手术,回不来。我们又觉得放他一个人不太好,斟酌了一会儿我留下了。


我已经转了科,师兄带过我一个月,所以比其它人熟,但比好朋友生。


我不好意思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坐在他旁边玩手机,然后递给他一包抽纸:“你想说的时候就说吧,我听着。”


他大概哼哼唧唧了一个多小时。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我不明白了,我哪里做错了。”


第二句话是:“凭什么打我呀。”


然后又开始哼哼唧唧。


后来他平静下来了,对我说:“小师妹,谢谢你”


我说:“你想说就说吧,我听着。”


然后他就说,实在不明白他和那个家属哪里没讲清楚了。照个CT确实需要600多,这个钱医生只拿几十块,剩下的钱他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凭什么就说他讹钱了,凭什么就说他乱开检查单了,凭什么就说他黑心了。


“我看起来很坏吗?”


“有点”我说。


“医生看起来很坏吗?”


“……”


这个我可没办法回答他。


然后他又开始哼哼唧唧。


我拍拍他的背,“回去给嫂子装个娇羞,让她好好伺候你。嫂子很担心你,但是她在上手术,下不来。可是她很担心你,她周围的护士托我带的话。”


师兄拿纸擦了擦眼泪,400抽的洁柔,用去了三分之一。


“谢谢你。”他说。


我一听就怒了,骂他:“谢你个xx,董八八你再装娘炮信不信老子爆你菊!想哭就哭爷们儿一点成不成!”


他没什么反应,但是笑了一下。平时我和他这么说话他是会接口“好啊来啊正位还是背后位啊”的。


但是这次他没有。他沉默了好久,说:“我想老婆了。”


“她在上手术,一会儿就好了。”


然后我俩又沉默了。我继续玩我的手机,刷赤渊太太的代我笑得嘿嘿嘿。然后又看绿妹子给我的《白焰》长评。


我没理他,反正想说的话自然会说的。逼问没意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


但是我连靖苏tag都啃完了他也屁话没说一句。我扭头看他,他呆呆的,灵魂出窍了估计。


我便去码长评的回复。码着码着就觉得心里有点酸。


——梅长苏所在的SARS时期,医者与疾病为敌。到现在,医者的敌人似乎不只是疾病了。


我说不上哪个时期好。


我把我的充电线从他手机屁股上拔下来,接自己的手机上。“师兄,我问你哦。”


“怎么。”


“你还干医生吗?”


师兄愣了一下,想了想,说:“干啊。不然我怎么活?我还有老婆孩子。”


师兄是个普通人,没有我笔下梅长苏那种大爱和大义。他念医纯粹是为了吃饭。


“那你不考虑做药商?药商比这个要挣得多。”


师兄低头想了会儿,笑道:“有想过,但是还是算了。”


“为什么?这个挣钱,又闲,还不会被打被杀受窝囊气。”


“啊……我也不知道,总之不是很想做,”他挠了挠脑袋,浮现出困惑的神色,“我说不上来。我觉得我可能还是喜欢临床。大概是与人相处,有意思。有成就感。看着病人健健康康地出院,还找你要电话下次来看你,挺有意思的。”


“可是当医生好累。还没钱。一台DSA手术十万块你只拿的到80块”


“我也不知道……但是又不想转行。想想其它行业就觉得陌生,不熟悉。这一行虽苦虽累,还被打被杀,但是习惯了就好。其实算上奖金还将就,就这么过吧。”


我没怎么听他的,跟群里小伙伴逼逼,安慰一个大男人怎么办。


“晚上吃火锅吗?”我点开美团给他看。


“不了,我想和我老婆呆会儿。”


我点点头。


“行,吃甜点吗?”


“不吃。”


“喝水吗?”


“不喝。”


“好吧,”我怂怂肩,“最后一个问题,医生这条路,还走吗?”


师兄翻着嫂子的电话,眼皮都没抬一下。


“走。”

隨意嘗試。

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不用透過彩虹的方式彰顯或是呼籲對於這些存在的尊重,

也不用為這個世界展現了什麼樣的進展而慶祝,

只是,再自然不過的接受這樣的存在,

正如我們接受其他存在一般,

不必將他們獨立成一個群體,

而是與誰都沒有不同,

只是單純而幸福的愛著自己所愛,

只是單純而幸福的與自己深愛的人一起生活。


ReLOFTER:

ROU:

LoveWins
这次真的很佩服美国

這首的原唱是陳昇

很喜歡張懸唱的這個版本
很溫柔的聲音與吉他
歌詞也很棒

「夕陽淹沒 就告別了今天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別怪我 生命太匆忙」


路口

作詞:陳昇
作曲:金城武
編曲:王繼康

曇花在夜裡綻放 靜靜的像在訴說 在夜裡忽然想起了什麼
當我們必需遺忘 習慣於宿命過往 生命就不再是恍惚年少

你我相逢在迷惘十字路口 忘了問你走那個方向
也許有天我擁有滿天太陽 卻一樣在幽暗的夜裡醒來

雁子回到了遙遠的北方 你的面孔我已想不起來
別問我生命太匆忙
夕陽淹沒 就告別了今天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別怪我生命太匆忙

花朵在夜裡歌唱 豈只是想起昨天 莫非是因為歌的旋律有你
我沒有好的信仰 腦子有綺麗幻想 在生命歌裡 將一無所有

我不害怕 人生何其短 但是我 恐懼一切終必要成空
時光的河 悠悠地唱 告別了今天仍不知懺悔

雁子回到了遙遠的北方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時光也不能挽留
夕陽淹沒 就告別了今天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別怪我生命太匆忙

你在記憶中走過了一回 歲月寂寥 因有你而喜悅
別問我為什麼流淚
你的眼淚是遙遠的星光 卻在寒夜裡輕喚我醒來
別問我 不曾挽回

我一直明白要和你走一段。


在一個你永遠不會看到的地方也祝你生日快樂吧。

放一首我也給過你的歌,

願你能得到所有你所想要的快樂。

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好喜歡她的聲音,她的歌,還有歌詞


你眷戀的 都已離去 
你問過自己無數次、想放棄的 
眼前全在這裡 
超脫和追求時常是混在一起 

你擁抱的 並不總是也擁抱你 
而我想說的; 誰也不可惜 
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 何必 
何其榮幸 

在必須發現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說 
我懂 活著的最寂寞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當你不遺忘也不想曾經 
我愛你 

你眷戀的 都已離去 
你問過自己無數次、想放棄的 
眼前全在這裡 
超脫和追求時常是混在一起 

你擁抱的 並不總是也擁抱你 
而我想說的; 誰也不可惜 
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 何必 
何其榮幸 

在必須發現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說 
我懂 活著的最寂寞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當你不遺忘也不想曾經 
我愛你 

在必須感覺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你做的 讓你可以說 
是的 我有見過我的夢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因為你擔心的是你自已 
我愛你 

我愛你 



願你雙眼所見的世界永遠色彩斑斕

願你的笑容與身週陽光常保燦爛

願你所愛之人與你相愛恆遠

願你,一生平安

#vscocam